2011高考作文科幻征文:稻穗尖上的梦

2011高考作文科幻小说征文比赛优秀作品选登。少年在异星上种下稻种。在梦中,异星成了稻穗的海洋,在现实中,造物主的诅咒悄然降临。

“假如高考作文可以科幻——2011高考作文科幻小说征文比赛”正在火热进行(请看文末)。此文写的是福建卷语文作文题。

2011高考语文作文题•福建卷:“袁隆平的梦”。根据以下文字,写一篇记叙文或议论文:袁隆平说,我的工作让我常晒太阳、呼吸新鲜的空气,这使我有了个好身体……我梦见我种的水稻长得像高梁那么高, 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米那么大,我和我的朋友,就坐在稻穗下乘凉。

(以下正文)

“我有一个梦。”袁隆平将地面抹平,得意地望着湿润的褐色泥土,脑海中幻想的画面逐渐生动起来:他种的水稻长得像高梁那么高,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米那么大。而他和他最亲爱的小朋友卡门,就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坐在稻穗下乘凉。

“干嘛呢!”

突如其来的爆栗落在后脑,呛得少年几乎将嘴里叼着的稻穗一口吞下去。“没啥,”他悄悄挪动,用脚盖住填满稻种的浅坑。

“真的?”卡门皱起弯月般的淡金色眉毛,狐疑地盯着少年脚下。“喂,我说!你该不会是瞒着老师偷偷种下了什么吧?”她几乎要跳起来,向着地面俯冲过去。

袁隆平后退一步,“嘘嘘而已。”

卡门的身形顿在半空,“什么啊,你嘘嘘怎么……”话语嘎然而止,颀长的食指抵在微翘的双唇上,“嘘!”

“还嘘啥,都完了。”话音未落,一支吹箭从少年耳边呼啸而过,猛地扎进他身后的大树,箭身全没,尾羽嗡嗡作响。

“操!土著!”袁隆平摸摸略带烧灼感的耳朵,拉着卡门拔腿飞奔,“逃啊!”

“去飞船,比谁先到啊!”卡门甩脱他的手,纵身跃起,拉住树梢上垂下的深绿色长藤,一摇一荡,便把袁隆平甩下二十多米来。攀援跳跃,少女瀑布般的金色长发仿佛阳光,在潮湿茂密的林间闪烁。一连串抑扬顿挫的音符从她口中飞出,仿佛扑楞着翅膀穿过云层的鸟儿。

土著的脚步加快了,少年余光瞥见身后的高树上,绿色阴影飞快地蠢动,身后,箭雨嗖嗖落下。

“无法沟通!”换成地球语,卡门向袁隆平大喊,“不属于任何已知语系,赶快!”

袁隆平将稻穗一甩,深吸口气,大步跳起来。他穿过高树林,跃过灌木丛,奔过草地,一路追赶着卡门飘扬的金发,冲进舱门。

引擎轰鸣,喷气在地表烧灼出焦褐的圆弧,飞船腾空而起。

“啊!稻穗!”卡门指着袁隆平的脸,大声嚷嚷起来。“你是吃掉了,还是掉在多摩二号上了?”

老师严肃的目光从驾驶座冷冷射来,袁隆平在心里把那个多嘴的小妮子骂上了千万遍。“吃、吃掉了。”他故作镇定。

“骗子!”

“没有!”

“不要吵!袁隆平,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不要把异基因遗留在明显有生命迹象的星球上!尤其是多摩二,那里的泥土很诡异。”老师的声音高起来。

少年的心沉了下去,垂下头接受着责骂,心里却惦记着土里的那些稻种——它们是珍宝,是他从千百个星球采集的野稻样本中偷拿出来利用业余时间将控制大小、成长速度、抗病毒等等最好的基因一点点融合起来的,而那个星球,袁隆平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肥沃富足的泥土,仿佛就像丢下一颗尘埃,也能蓬勃地长成参天大树。

“我不明白。”躺在狭小的舱室中,望着低矮的银色金属天花板,袁隆平低声呢喃。他有着太多不解:拥有古代农学家的基因,用先贤的名字命名,从小开始接受基因实验训练,辨识、分离、融合基因对他来说就好像拆拼乐高玩具那么简单。但当他以高分考入最好的学校,进了最热门的宇宙生命系,选了最有前途的未来生命学方向,本想着能通过奇妙的想象力和热火朝天的干劲为挣扎在生存边缘的地球飞船基地贡献一分力量,谁知却被派遣跟随考察小船在星际间游荡,搜集土壤和种子的标本。而且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观察。

凭什么啊!凭什么我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要吃苦,导师们却可以享受全部的荣誉成果?虽然老师每次总是说,正是年轻人的轻率毁灭了地球,可是他从来也不解释地球到底是怎么被毁灭的。一个碳基角度不对到底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啊,为啥对于遗落在星球上的异基因要那么敏感啊?袁隆平不屑地撇撇嘴。等三周后再经过多摩二号的时候,那些稻子就该长成了。待他带回收成,多摩二号便将成为地球专属的水稻种植基地,而他,袁隆平也将再一次流芳千古,为万民敬仰。

“想啥呢?”卡门雪白的脚丫从上铺伸下来,在少年前面摇晃。

沉浸在幻想中的袁隆平没说话。

“知道地球是怎么被毁灭的吗?”卡门将头也探下来。

“哼。”

“我在古书上读到过,是因为人造物种哦,”卡门仿佛猴子般倒吊在床弦上,张开双臂比划。“人类合成牛和西红柿的基因,创造出新作物,可以在很短很短的时间里就结出这么……大的果子,果皮呢,就好像皮革,可以做衣服,果肉呢,吃起来味道就像罗宋汤,把茎砍断,里面流出了牛奶,叶子呢,有些像牛角那么硬,可以用来扎偷吃的动物,有些呢,又像牛尾那样柔弱可以摆动,驱赶落在它身上的害虫。”

“后来呢?”袁隆平忍不住问。

“后来啊,”卡门嘻笑,“后来作物们都得了疯牛病,四处疯长,还攻击人,于是地球就变得不适宜居住了。”

“怎么可能?”袁隆平难以置信。

“骗你的,嘿嘿。”

“如果真有那样的作物该多好啊,”袁隆平陷入沉思,“很便利不是吗?”

“我不觉得,”卡门认真地皱起眉,摇了摇头。

“为什么?”

“你看,植物存在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给人吃吧给人用吧?我在想,”卡门清脆的声音低下去,却变得更加有穿透力,“如果植物接受了人类加诸它们的改变,那它们会甘心只为人类服务吗,它们会利用得来的优势做些什么吧,为了植物自身的发展……”

“你得了吧。”少女目光里那些袁隆平看不懂的东西,让身为高材生和大男人的他极度不舒服起来,“你不过就是个星际语言系的研究生嘛,别说的你好像懂得植物一样,科学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这样的科学家来解决吧。等三周后我们回多摩二,那些稻种完全成熟了,你再来……”

自知失言,袁隆平赶紧捂住嘴巴,但卡门已经翻身下到他面前,绿色的眸子里满是深不见底的怒气。“笨蛋!你都做了什么?”

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袁隆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没有茂密的高树和扎人的灌木,一望无际的金色稻田,连绵起伏,纵深到地平线的那一头。稻杆比高粱高得多,穗子比扫把还要长,饱满的颗粒呼之欲出,一个个仿佛开口栗子,咧着嘴,冲他傻笑。

袁隆平笑不出来。

老师的脸色很难看,卡门一向笑意盈盈的脸上也结满了冰霜。

这才三天。从袁隆平播种,到他们折回,总共三天时间,稻穗占领了整个星球。

老师抽出刀。“不妙!赶紧走!”

袁隆平转过身,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原本停在身后咫尺的飞船,仿佛汹涌波涛中的一叶扁舟,被吞没在金色海浪的深处。

“啊——”卡门捂着嘴尖叫起来。袁隆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些之前还朝着他射箭的绿色土著们,一个个挂在稻穗的高处,浑身干瘪,仿佛所有的血液都被抽干,轻飘着好像风中簌簌发抖的垃圾袋。

不应该是这样!少年心中无声地呐喊着,我只是想把这个星球肥沃的土壤变成地球人的种植基地,我只是想让大家结束颠沛流离的生活,安居乐业。我只是……

风过。

稻穗动了。

沉甸甸的枝头弯下,裂口的颗粒狰狞地笑着,绿色长叶化作鞭,鞭缘伸出根根尖针,银芒暴起,向少年袭来。

“跑啊!”

脚下生了根,少年一动不动。要逃去哪里?这是他的梦,一直以来的梦,在四面金黄的包围中,无路可逃。

“危险!”卡门扑过来,将袁隆平压在身下。

一蓬血花四溅,绯色晕开,少年在好像在夕阳般绚丽的金红交错中红光中望见卡门深不见底的绿色眼眸。

“你看,植物存在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给人吃吧给人用吧?如果植物接受了人类加诸它们的改变,那它们会甘心只为人类服务吗,它们会利用得来的优势做些什么吧,为了植物自身的发展……”

尾声

“茂秋,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把异基因遗留在明显有生命迹象的星球上!”

“可是袁老师……”尚年幼的学生委屈地撅起嘴巴。

“茂秋,让我给你说一个故事……”

(完)

正在进行,欢迎参与。

假如高考作文可以科幻——那些看起来傻乎乎的题目,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你会如何展开你的想象之翼?我们相信,每一个想象力都能找到舞台。高考的镣铐,将在你的手里变成双节棍。

来拿起你的笔吧。

改卷老师没有给你的分数,我们给你!

本文转自果壳网



更多

留下足迹

网站地图 鲁ICP备11008518号-1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