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会影响我们的记忆力吗

随着互联网和有着巨量信息库的搜索引擎的普及,我们的生活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那么,只要点那么一两下就可以查到想要的信息会不会使我们的大脑退化呢?关于这些,《科学》杂志公布了一项新的研究结论。
对我来说,用一次搜索就记住那些琐碎的知识是非常困难的。当然,几年前我有问题的时候还需要回家后再用Google查,而现在我可以使用移动设备随时随地快速地联网来解决问题。

信息的收集因此变得非常轻松,但我无法否定互联网对自己的不良影响,Google上能搜索的东西我基本上都不会去记。你们是不是有同样的感觉:脑 子里想到的演员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但仅用15秒就能在IMDB应用里找到他(她);玩一个小游戏时能因通关而获得巨大的成就感,但当有人谈及这个小游戏技 术层面的东西时却避之不及。

但是,如果我不能在短时间内想到我想要说出来的东西,我当然要求助于互联网。

Betsy Sparrow说,这种趋势严重地改变了我们的大脑储存信息的方式。她针对大学生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把Google当做备用大脑。

从根本上说,我们使用互联网这种情况在几十年前的一个理论中被称作“交互记忆”。根据这个理论,人类的大脑给不同的信息划分不同的记忆程度。例 如,丈夫可能会依靠他的妻子来记住重要的日期,而他的妻子依靠他记住了远方朋友和家人的名字,这些信息都是通过在他们自己的大脑中反复重复才记牢的。 Sparrow想知道互联网是不是在记忆的过程中扮演了交互记忆这一角色。

所以,她为了验证这一理论对学生耍了一个小把戏。她给了他们40个不同的琐碎难记的信息,如鸵鸟的眼睛比它的大脑还大,等等。然后让他们把这些信息输入到计算机中,再告诉其中一半的学生他们输入的信息将被删除,而告诉另一半的学生计算机会保存这些信息。

你猜对了,以为数据会被保存的学生果然没有另外一半记的好。后者知道信息没有保存,所以他们的大脑就更努力地去记忆。

所以,Google现在就是一个备用的大脑。

Sparrow实验的另一部分比这更有趣。她再次给了实验对象一系列琐碎的信息。这一次,她告诉了一些实验对象这些信息将存储在像“事实”或“项目”等六个特定的文件夹里。

她发现比起信息本身,受试者对那些信息分别在那些文件夹里记得更清。即使学生忘记了一些信息,但当被问及一般的问题如“鸵鸟在那个文件夹里?”大部分学生可以正确指出来。

总之,我们现在变得更好地方就是,即使我们没有记住那些信息,我们也可以查到它们。我们可能只教会了自己“善于用Google搜索东西”。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怎么找到答案!”

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情况。我不会说这证明了Google会使我们变得愚蠢,但它可能真的使我们的大脑变得懒惰了。



更多

已留下 4 个脚印

  1. 上这些站经常看见的是换链接的请求,少有几个人回复。
    这个真是悲剧啊
    想问下
    如今这么多互联网分享站点,你们究竟在争取什么呢

    • 我主要是碍于面子,多一个友情链接对于我来说没什么算是,而且还多一个朋友,何乐而不为。对于我这个网站,PR=3,很多人愿意和我换链接。没什么利益在里面。

  2. 大哥友情链接的事,咋样了啊。给你留言怎么不回复啊。d9

留下足迹

网站地图 鲁ICP备11008518号-1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